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帶千億醫療空間嫁病嬌首輔後,我多胎了 ptt-第二百二十四章 爲何是江寧

帶千億醫療空間嫁病嬌首輔後,我多胎了
小說推薦帶千億醫療空間嫁病嬌首輔後,我多胎了带千亿医疗空间嫁病娇首辅后,我多胎了
冯府所发生的事情不知怎地就被传到了江宁的耳朵里,这着实让她小小的吃惊了一下,不过的瞥见说完八卦又恢复一本正经模样的唐伯,这越发让江宁觉得神奇。
莫非这大户人家的管家就是能有这般本事,能够打听到别人家里的事情?
嘶,这手伸的够长也够厉害,活脱像是八爪鱼似的!
“孙小姐,这些话您听一耳朵就好,实在不必放在心上,权当是解个闷。”
“唐伯说的是!”
唐伯眯着眼眸笑了笑,然后又同她说俞沛一早就起来,这会子正在膳厅等他们用膳。
“那有劳唐伯在前头带路了。”
“应当的。”
随后,江宁推着萧晟直奔膳厅,看着一桌子琳琅满目的早膳眼睛都直了。
“这……这一桌子都是早膳?”
这会子俞沛正喝着面前一碗清粥,听见江宁瞠目结舌的话勾了勾唇角笑道:“不知道你们俩喜欢吃什么就让人先准备了一些,不喜欢的就撤下去,喜欢的就留着多吃点,寻常时候不会有这么多花样。”
江宁闻言不由的抽了抽嘴角,直言不讳的说道:“其实随意吃碗小馄饨或者来碗面就行,我和萧晟都不是什么精贵的人,粗糙惯了的。”
这话是实话,但俞沛听着就不高兴,哼哼两声说道:“既然老夫认了你做孙女,那规矩自然就该按照俞家的来,自该精贵,精细养着,瞧瞧你这细胳膊细腿,还有那伤,啧啧,不养着怎么能行,行了,坐下先用膳吧。”
得,什么话都被这老头给说了去,她也毫无用武之地。
萧晟更是没法插话,只好陪着江宁在一旁沉闷的用着早膳。
恋爱的组长
都市全能高手 小說
待早膳过后,果不其然桌上剩下了不少,不过好在许多都没有动过直接被赏给了底下人用了,随即俞沛又招呼他们两人一同去书房里。
江宁跟过去自然是给俞沛检查身体,而萧晟过去是在询问学业上的事情。
以至于在书房过后没一会儿就出现了一个怪异的现象,一个老者坐在太师椅上,而旁边是一个坐着轮椅的少年在不耻下问,另一边是江宁坐在矮凳上给老者把脉。
如此画面竟诡异的和谐却又让人说不出的怪异。
唐伯倒是来过一趟,端上了茶水,然后乐呵呵的退下了。
江宁在坐在矮凳上的时候就偷摸将空间的联系给打开了,一边漫不经心把着脉,一边偷摸在心里头同小老虎闲聊。
“空间通道打开,你能看见外头的情景能不能闻到气息?”
天道圖書館 橫掃天涯
小老虎在空间里来回转悠着,一下子从这里跳到了另外一边,一下子又从另外一边跳到了这里,然后吭哧吭哧的吃着空间里的水果,最后四仰八叉的躺在石桌上,舔着自己毛茸茸的小短爪子,哼哼两声说道:“能闻个屁。”
“嘿,你这小崽子能不能好好说话?”江宁咬牙切齿的在心里骂道,手中的力道也不由的加大了几分,恰好弄疼了俞沛。
“丫头,可是老夫身子有什么不妥之处?”
江宁愣了一下,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刚刚的失礼之处,尴尬一笑道:“厄,没有,老先生的身体极好,不过许是近日多有劳累,平时还是得注意一下才行。”
俞沛一听到她的称呼脸色不自觉的变了变,看了江宁一眼到底没有再多说什么,然后淡淡道:“瞧着你一个人待在这里也是无趣,不如去外头走走,后头还有个花园,景色尚可,随意逛逛。”
这是下了逐客令?
江宁有些无奈的撇了撇嘴,然后应了一声:“是。”
待江宁一走开,俞沛也无奈叹了一口气,转过头看向萧晟轻笑道:“说实话你们小两口的防备之心当真是紧的很,老夫都上赶子给你们当靠山,你们似乎都好像不要。”
萧晟被这突如其来的问话给弄得心里咯噔了一下,旋即才笑笑道:“俞大人多虑了。”
“呵,你看看,一个喊我老先生,一个喊我俞大人,就是没人喊我爷爷,怎么,当真觉得我这个老头不配当你俩的爷爷不成?”俞沛不禁露出一抹苦笑问道。
萧晟怔怔的看着俞沛说出这句话,发现他眼底竟流淌出一抹伤感的情绪,好似寂寞一般。
寂寞么?
当朝首辅大人,所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首辅,更是帝师,真的会寂寞么?
萧晟不明所以,但这一刻却真诚回答:“俞大人,学生与内子皆是务实之人,从不相信什么天上掉馅饼的事情,当初也不过举手之劳,一如您昨日一般,本以为这两段恩情也算是了结却不曾想您存了认亲的心思,与其问我们为何不认您,不如您同学生说说,为何是宁儿不可?”
此话一出,俞沛看向萧晟的眸光也多了几分赞赏,不由的一愣。
“呵,你怎地知晓老夫是冲着那丫头,不是冲着你?”
萧晟闻言,无奈一笑:“学生身无长物,也没有惹人喜欢的特质,更没有帮人之心,一心读圣贤书也不过是为了考取功名,日后功成名就,光耀门楣,仅此而已,哪里会得俞大人的喜欢,倒是内子,性子爽朗,口舌伶俐,更有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在村上就得许多人喜欢,母亲更是见到她第一眼就欢喜,所以自然是她。”
这番话倒是实诚,不过俞沛却最终摇了摇头说道:“都不是。”
萧晟一怔,有些茫然的眨了眨眼眸看着他,拱手道:“还请俞大人释疑。”
俞沛闻言,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道:“老夫自幼丧母,靠着族中一些长辈救济和家中剩余的钱财考取功名,后一步步爬到现在这个位置,花了整整三十年,在这期间倒也娶过一房妻子,想过举案齐眉云云之事,言语间更是谈论过日后子孙会是如何模样?”
“奈何二十年前婉娘因病身亡,老夫痛不欲生便立下不再娶的誓言,虽坚定着情感,但寻常也是寂寞,总是会想着百年之后的事情,早些年也是有人想要认老夫为干亲,但皆目的不纯,老夫自当不愿,直到来了这府城,给亡妻祭祀那日,被众人嫌弃之际,那丫头一声爷爷,喊得我这心里头直熨帖就觉得合该有这么个孙女,只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