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玄幻小說 從瘋人院副本走出來的戲精 白色棺木-第148章:去找初夢蝶讀書

從瘋人院副本走出來的戲精
小說推薦從瘋人院副本走出來的戲精从疯人院副本走出来的戏精
那本笔记自然是萧若宸故意留下来的,为的就是让这个色鬼盯上陈雨晴,然后自己再英雄救美,刷一波好感度!
至于他为什么不直接去和男人说呢?
自然是怕男人半路背叛,败坏他在陈雨晴那里的形象,让他之前所做的努力全都白费!
所以还是把男人蒙在鼓里的比较好!
当然了,这个家伙儿也有可能会被他暴揍的时候突然醒悟过来,就像刚才那样!
届时他就有两个选择……
一是配合他完成戏码……
二是揭穿他的阴谋……
男人很聪明的选择了一,配合着他把这出戏码演完了。
不然的话……
萧若宸是肯定不会让他有开口的机会的!
“你干的很不错,楼下的那些人就算是给你的奖励了。”萧若宸赞赏的摸了摸男人的脸,浅笑盈然地道:“对了,如果她们手里有钱的话……”
“我绝对不动!”男人立马说道。
“很好~”萧若宸满意的笑了笑:“去吧。”
男人屁颠屁颠的走了。
“呵~”萧若宸摇头失笑,随后慢悠悠的离开了这里。
他打算去找一下初梦蝶,看看她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不然怎么这么长时间都不见人影呢!
来到302房间,萧若宸推开门扫了一眼,并没有发现初梦蝶,便从里面退了出来。
不在这儿那是上哪儿去了?
萧若宸摸了摸下巴,刚打算去别的地方找找,就听到下面传来了剧烈的骚动,紧接着就是女人的尖叫声。
没有在意,他转身离开。
然而没走几步呢,一个圆溜溜的‘球’忽然滚到了脚边。
上面翻出一双血淋淋的眼窝,咧出灿烂的笑容,道:“大哥哥要陪我一起玩吗?”
“好啊~”萧若宸也灿烂的一笑:“让我们来玩一个问答游戏吧~”
“不嘛不嘛~我要玩捉迷藏!要玩捉迷藏!”
‘唰!’
许久不曾有戏份的血斧凭空出现,劈在了这颗头颅的旁边,将脆弱的地板劈出了一道长长的裂痕,其上散发着极为恐怖的鬼气!
“小朋友~游戏开始了哦~”萧若宸灿烂地笑道:“撒谎的话~哥哥会轻轻的惩罚一下你哦~”
‘咔!’
血斧往下沉了一下,地上的裂痕顿时更加的大了!
头颅:“……”
“啊~妈妈妈妈~有哥哥欺负人!”
没等萧若宸问见没见过初梦蝶呢,这个头颅便是大哭起来,哭声响彻整个酒店,几乎所有人和鬼都听见了!
他的妈妈自然也听见了!
下一刻,一道阴风拂过,远处多出了一个模糊的人影,在血雾里看不清样貌。
“儿子,谁欺负你了?”
里面传来一道女人的声音。
萧若宸眯了眯眼睛,露出了阳光大男孩的笑容:“阿姨好~我在和他玩儿呢~”
“儿子,谁欺负你了?”
然而对方没有搭理他,再次问道。
“是他!”头颅扭过角度,看向萧若宸,委屈地道:“就是他欺负的我!还想打我!”
‘呼~’
勇者默示录·东方
突然的,那片血雾弥漫了过来,笼罩在萧若宸的身上。
冷笑声在耳边连绵不绝,一股股寒气仿佛要把他冻成冰块似的,杀意十足!
“唉~”萧若宸见状,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看来我家的墙壁上又得多出一个艺术品了~”
‘唰!’
一斧破开血雾!
显露出了里面身着一袭红衣的无头女人!
‘撕拉~’
一道红线自她锁骨中间一直蔓延而下,随即裂为两半,血洒当场!
“啊~小朋友~让我们继续游戏吧~”萧若宸扭头,温柔一笑:“我来问,你来答,好吗~?”
头颅:“……”
我敢说不好吗?
“你见过一个长头发,看起来十七八左右的女孩子吗?”萧若宸笑吟吟地问道。
血斧在他手里散发着嗜血的光泽!
平安灯火妖怪阴阳师
撿只猛鬼當老婆
“见、见过~”头颅不敢不答,磕巴着回答道。
“那她去哪里了~?”萧若宸笑容依旧。
“她被我奶奶带走了~”头颅小声地道:“去帮我缝衣服了~”
“缝衣服?”萧若宸眯了眯眼睛:“来,前面带路,带我去看看咱奶奶要缝什么衣服?”
头颅不敢不从,骨碌骨碌的就跑前面带路了。
没一会儿,萧若宸被带到了406房间外。
抬手敲了敲门,萧若宸灿烂地笑道:“奶奶!开一下门!你家孙子迷路让我带回来了~!”
很快的,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太太来开门了,她脸上的皱纹深到都能夹死一只苍蝇了!
“小宝!奶奶都告诉你不要跑远了,怎么就不听话呢~?”老太太宠溺地笑道,随后看向萧若宸:“谢谢你了,来,进屋喝口水。”
“谢谢奶奶!”萧若宸甜甜地道。
头颅不敢出声,毕竟刚才已经证明了这个疯子不是他们能招惹的!
跟着老太太进了屋,第一眼便看到了在沙发上认真缝补渔网的初梦蝶。
“咦?你也在啊?!”萧若宸故作惊疑地道。
初梦蝶看向她,眨了眨眼睛,没有说话。
她现在有些搞不清楚这是什么情况?不敢贸然开口,不然毁了萧若宸的计划就糟了!
“你们认识吗?”老太太扭头看了过来。
“是啊,她是我女朋友。”萧若宸笑着走了过去,看了眼初梦蝶在缝补的东西。
远处看的时候以为是渔网,等近了后才发现,这哪是什么渔网啊?这分明是一件短袖啊!
只不过破的不像样了而已!
萧若宸和初梦蝶对视一眼,后者抬起拿针的手,轻轻的摆了摆,又摇了摇头,随后继续缝补。
“……对了奶奶,我也会针线活,要不我也一起帮忙吧!”萧若宸扭头笑着道。
“好啊,不过工钱只算一个人的哦。”老太太从厨房端过来一壶热茶,慈祥地笑道。
“当然了。”萧若宸笑了笑,随后坐到了初梦蝶的身边。
“任务?”他小声问道。
凌天战尊 风轻扬
“嗯。”初梦蝶无奈点头。
要不是任务,她早就用彼岸双生花逃走了好不好!
可问题是,这玩意儿坏成这样还怎么缝补啊?堪比是再缝一件短袖出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