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 大魏說書人-第一百九十二章:偶遇來的快

大魏說書人
小說推薦大魏說書人大魏说书人
陆知闻言愣住了, 不禁问道:“老师,就这些吗?”
“对,去吧。”
回去的路上,陆知反复琢磨着话中深意, 如何都不明白,他不相信老师特意让他传句话就是这种看似简单的提醒。
不该凑得热闹不要凑?
陆知瞳孔猛地一缩,难道老师的意思是要出事了,而且还是大事?
肯定是这样了,大魏要出什么事情,老师知道陆离的性子,所以才会传达这句话。
目的正是不想让陆离陷进去。
否则又将是一个麻烦,就如同陆离之前去往妖族是一样的。
红蓝之眼
想到此处,陆知嘴角逼近泛起一抹苦笑来,老师对于陆离的关系可真是实打实的。
与此同时,各方势力的年轻一辈都开始往兖州汇聚,就算那些没有收到请帖的也是如此。
水陆大会是开放的状态,发出请帖代表着客气,要是其他人想来,只要不是捣乱的,佛门都是欢迎的。
水陆大会,必然有高品论道,哪怕不是佛门中人,也想听一听,看看是否能够借此感悟到什么。
毕竟修炼这种事情方式虽然不同,但在某些细节上却是可以殊途同归的。
……
陆离是第一次来兖州城,可能是因为大昭寺的存在,佛门虽然没落了,但兖州城居民崇佛敬佛,礼佛的确实不少。
从兖州城内望去,抬头便是巍峨的金顶山,大昭寺几乎占据了整个山腹。
大雄宝殿更是位于山巅之上,金顶常年熠熠生辉。
水陆法会开始之前,大昭寺会处在封闭的状态,众僧会在寺内诵经,最后一天洗去一身尘土, 而后寺门洞开,水陆法会正是开始。
想要随意找一家客栈,陆离却无奈的发现,但凡好一点的客栈都已经满员了。
这距离水陆法会开始还有五天呢,自己住哪?总不能找一家青楼吧。
陆离在收到消息之后,并没有耽搁太久就到了兖州城,毕竟手头该办的事情也都办完了。
但他着实没有想到这个水陆法会竟然如此的火爆, 让原本冷清的兖州城变成了现在这一副热闹的景象。
无奈陆离只能看看有没有哪家居民可以商量一下,多给点钱,留他住上几天。
刚挪动步子,陆离鼻尖传来一股熟悉的香气。
不会吧?
有人从背后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陆离转过头,心说果然。
“李大哥, 真的是你。”
正是凌月。
她万万没有想到,这才分开几天时间,竟然又能见到朝思暮想的李大哥了。
李逍遥走后,凌月把自己关进房间里哭了很久,她感觉自己这辈子也见不到李逍遥了。
在听到水陆法会的事情之后,凌月突然觉得出家好像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哪怕只是做个俗家弟子呢。
故而来到了水陆法会。
陆离则是满心的无奈啊,前两天还觉得再见面肯定是很久之后了,没想到造化弄人。
他总不能每换一个地方就改变一次容貌换一次名字,除非是像在南禅寺那样惹出了麻烦来。
纯情犀利哥 小说
要是没什么大事,就用一个身份也挺好的,毕竟就算给他的选择很多,但是给大黑的选择却很少。
之前的五人中,凌月的修为算是最好的,自然她也把修为隐藏了,不过凭借她七品的修为,到水陆法会来也仅仅是看看热闹了。
这倒也无可厚非,毕竟除了修士之外,很多普通人也回来看热闹的。
“李大哥,对不起。”
还没等陆离说话呢,凌月突然就来了这么一句。
陆离心说这都哪跟哪,也没有避讳,直接问道:“为什么要道歉?”
凌月的嘴角泛起一抹几自嘲的笑容来,说道:“你走之前说的没错,我终究是没有完全放下,那样不好,所以我给了她一个痛快,如今人已经被我埋了。”
说完,凌月眼角弯成了两道月牙。
这不是陆离第一次见凌月笑,但却是第一次看她笑的如此的轻松,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陆离并没有问过她到底赵家和赵灵芝对于她姐姐做了些什么,不过也能猜到几分。
走之前说出那样一番话, 正是看出了凌月心中的挂碍,如果她自己不走出来的话,等待她的只会是无底的深渊。
而今就变得不一样了,眼前的姑娘确实阳光了很多。
陆离摇了摇头,道:“能走出来就好。”
“谢谢你,李大哥。”上一秒还在笑,下一秒却红了眼眶。
“别谢我,是你自己走出来的。”
凌月抹了一把眼泪,道:“李大哥也是来看水陆法会的?”
“是啊,毕竟不多见,我来凑凑热闹,倒是你一个姑娘家,竟然对这种枯燥的发挥感兴趣,着实让我意外。”
凌月俏脸一红,嘴里嘀咕着:“还不是因为你。”
陆离的听力极好,凌月的话一字不落的到了耳中,他却没有接茬,只是尴尬的咳嗽两声。
“那个…水陆法会再见吧,我得赶紧找住处了。”
“陆大哥还没有住处?”
陆离苦笑着点点头,道:“是啊,没想到水陆法会还没开,兖州城就这么火爆了。”
凌月一把抓住了陆离的胳膊,道:“我住的客栈还有一间上房,李大哥要是不嫌弃,就住我那吧。”
陆离思忖片刻,这个提议倒不是不错,问题是谁提出来的。
凌月显然有生扑的意思,自己去了会不会有“危险”呢?
“李大哥?难道还怕我吃了你不成?”
陆离一愣,当即笑了,心说你这是挤兑谁呢?
“好。”陆离立刻答应了一声。
男女之事,永远是女方吃亏,陆离心说自己什么时候沾染了儒家的陋习了。
来而不往非礼也,想太多没用的。
这种事情就得走一步看一步。
江湖可大了去了。
凌月的眼睛再次弯成了一道月牙,就这么拉着陆离的胳膊往客栈走。
“对不起,这位先生,我们这里确实已经被人包下了,没有空房了。”
水月客栈,邱岳山听到老板这么说,满眼的不悦。
他已经走了五六家客栈了,终究已经失去了耐心。
蒋文龙摇了摇头,道:“师弟,我们去找户人家吧,实在不行城隍庙也对付了。”
邱岳山冷哼一声,“要去你们去,我丢不起那个人。”
刚才蒋文龙这话是冲着陆知说的,并没有试图去征求邱岳山的意见。
可这个嘴欠的人还是如是说道。
蒋文龙不在意这两人是不是跟着他们,就算都是儒家学子,双方也是单独行动的,就如同他们这边收到的命令一样, 对方肯定也收到了同样的命令。
所以也就只能打打嘴仗了,本来蒋文龙和陆知都没有什么兴趣的,可听到邱岳山如此,陆知眉头一挑。
本想说什么,却被蒋文龙拦下了。
只见蒋文龙淡然一笑,缓声说道:“相比于姬子贺在桃山丢的人,我们真不算什么。”
“你!”邱岳山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袖中颤抖的双手传递出了他的怒意。
花部长(52)和心乃同学(17)
蒋文龙就是故意讲出姬子贺的事情来讽刺邱岳山刚才的话。
面对的是蒋文龙,邱岳山只得微一拂袖,随即冷哼一声。
“我们还是分开行事吧。”
蒋文龙淡然一笑,道:“正有此意。”
刚准备离去,凌月带着陆离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几名来自凌家的护卫。
“李大哥,就是这里了,还满意吗?”
“还不错。”陆离微笑着说道,其实对于这种事情,陆离的要求不高,毕竟是漂泊在外,如果事事都如此矫情的话,注定走不远。
还在柜台前的邱岳山邱岳峰两人听到凌月这么说,对视一眼,知道这位就是包下客栈的人了。
邱岳山自以为风度偏偏,调整了一个微笑上前。
但一切确实有点突然起来的意思,凌月被这个邱岳山吓了一跳。
邱岳山微微颔首,“姑娘,在下东山学府邱岳山。”
陆离面部抽了抽,知道东山学府会派人来,但没想到这么快。
这时候他的余光扫过本想离开,见状又想停下看热闹的两人。
熟人啊。
自己的弟弟陆知,另外一位是同门师兄蒋文龙。
不过他们自然是认不出自己的,毕竟已经改变了容貌,还在敛息玉佩的作用下隐藏了气息。
陆离知道他们应该也是来晚了,找不到住处。
既然客栈被凌月包下了,那住处总是有的,两人没找着急离开陆离索性就看着邱岳山在这里耍上一番。
凌月毕竟是听他的,到时候 收留蒋文龙两人就行了,至于邱岳山和邱岳峰住哪跟他就没关系了。
要不是老师的关系,陆离甚至都考虑要不要在这里直接把两人给干掉。
“姑娘,可否让出两间上房,我们愿意出三倍的价格。”邱岳山说了一通废话之后,才进入了主题。
不过全程凌月都没有搭理他,对于邱岳山这样的人,凌月的内心只有一个四字评语, 那就是故作姿态。
这么说绝不为过,毕竟凌月也不是那种蠢丫头,在过去的那些日子里, 见过很多这样的书生。
而他们身上也带着一个统一的特点,看着道貌岸然,背地里就是一副男盗女娼。
就算没有他的李大哥,对于这样的人凌月也不会生出什么好感来。
等邱岳山说完之后,凌月看向李逍遥,明显是在征求他的意见。
邱岳山见状也是一愣,自然看明白了这件事情,同样转向李逍遥。
别看跟凌月还能客客气气的说两句话,在面对李逍遥的时候,邱岳山的下巴就扬了起来。
“看你的装扮应该也是一名修士,我想你应该听说过东山学府吧。”
陆离咧嘴一笑,道:“这个自然。”
邱岳山更加的的得意,说道:“既然听说过,那就不要让我在废话了,这些钱你拿着,让出两间上房给我们。”
随手丢出钱袋在桌子上,不过语气俨然变成了命令。
凌月见状微微皱眉。
邱岳山的想法很简单,他之前也看出了凌月身上七品修士的波动,但在面对美女的时候,自然要收着点。
雪待初染 小說
看看能不能引起对方好感,来一段露水姻缘则是最好不过了。
可在看到凌月与身旁男人透露出来的关系之后,邱岳山当即失去了兴趣。
所以也就不再藏着掖着的了,虽然看不出李逍遥的实力,但邱岳山作为东山学府的弟子,不在意这些。
江湖上的散修家族众多,在没接触过顶尖存在的时候,都以为自己了不得,实际全都是不值一提。
在他看来,这里毕竟不是桃山遗迹,到那里的都是各个势力的天骄,是用实力说话的,没人会管你背后是谁,因为每个人背后都有不同的势力做依仗。
来到这里就不同了,参加水陆大会的人很杂,就算他邱岳山因为闭关突破没有赶上桃山遗迹,也不会在这里被个无名之辈吓住。
所以此时邱岳山都没有问凌月一行人的身份,直接就搬出了自己的后台。
心说用实力让你们就算我输。
陆离闻言打了个哈欠,摇了摇头。
邱岳山一愣,厉声道:“你什么意思?看不起东山学府?”陆离 的态度让邱岳山刚刚平复的愤怒再次陡然而生。
陆离呵呵一笑,道:“当然不是,东山学府乃是大儒汇聚之地,我怎敢不尊重呢?”
“那就好,岳峰,我们上楼吧。”邱岳山以为对方只是在姑娘面前变相找场子,本着大人不记小人过的态度, 就不去计较了。
他刚转过身,陆离的声音就从背后传来。
“我是看不起你。”
邱岳山身子一僵,随即猛然转过头,惊道:“你再说一遍!”
他万万没想到,在兖州城遇到这样的小人物也敢如此说自己,真把 他这个儒家的天骄当成泥捏的了?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眼前人陌生的脸,邱岳山不由自主的想到 另外一个人,那就是陆离。
那个只有六品的小说家,那个敢于跟自己叫板的六品。
眼前人不觉间让他想到了姬子贺提起过的陆离,也是这般嚣张。
先是沈令的青睐,又是桃山遗迹之中的收获,邱岳山只觉得这个陆离的运气实在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