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統御九洲 愛下-第三十五章 東海救人讀書

統御九洲
小說推薦統御九洲统御九洲
李祯离开宗门后,一路向东而行,没过多久便离了华国地界,倒也算躲过一劫,因为在他离门之际,太子李煋那边开始对他展开行动。
华国东面的邻国叫‘大河国’,此国一听名字便知其特点,国内有一条大河,河水由多国河流汇聚而成,向东奔流,直入东海。
大河国的面积并不大,是一座小国,国内最厉害的宗门名叫‘大河剑宗’,唯一一个一流宗门,其实力何青元门差不多。
我独仙行 智圣小马贼
李祯要修炼黑帝惊涛拳,一路沿大河向东而去,正好可以感悟大河奔流之威势,领悟拳法精要。
惊涛拳的爆发力亦是惊人,但相较于神焰掌,略逊一筹。此拳法更注重拳势连绵,如奔流大河或无尽惊涛,拳法一经施展开来,永无止尽,永不停歇。
李祯一边练拳一边往东海方向行去,大河虽好,但在拳法感悟上,仍旧不如感受东海之波涛。
边练边走,一路收获颇丰。
半个月后,李祯来到东海海岸,站在岸边,一眼望去是无尽东海,整个人都感到心旷神怡。
李祯寻一偏僻崖边暂住,每日日出而舞,日落而息,海浪滚滚,波涛无尽,惊涛拳在他的刻苦修炼和感悟之下,稳定进步。
新网球王子
“五帝神功各有特点,神焰掌注重爆发,惊涛拳注重后劲,万春诀注重本源,至于金光斩和艮坤甲,一个注重攻击,一个注重防御。”
李祯露出向往之色道:“不知此生有没有福气将其全部练成,若能练成,又会是那番景象?毕竟五帝这般天资绝世之辈,也不过独修一门罢了。”
想到此处,李祯又苦笑的摇摇头,暗骂自己贪婪,不知好歹。
‘自认为有了几分本事,便得意忘形,实在是愚蠢,好好修炼青帝万春诀才是根本,神焰掌也罢,惊涛拳也罢,不过是应付敌人的手段。’
李祯见天色渐晚,准备返回住所休息。
这些时日,他每日作息规律,精神始终饱满,好不畅快。此等状态对于修行最是有利,这也是为何修行之人选择清雅怡心之地,当作修行之地的原因。
修行要先陶冶情操。
心境上没有烦恼,修行才能进步。
心境有愧,半步不前。
转身返回住所之际,远处传来细微的声音,这不由引起李祯注意。他所居之地位置偏僻,人迹罕至,突然听到有人的声音,不免好奇。
只见他顺着声音传来方向看去,片刻后,眉头蹙起。
只见海面上,一道白芒急速飞行,李祯定睛一看,一个男童脚踩一朵炼化,一身锦衣,非富即贵,此时一脸慌张,眼泪在眼眶打转,害怕至极。
男童身后,一头体型硕大的黑鲨不停追赶,呲牙咧嘴,形貌可怖。
男童想要借着法宝之力逃到岸边,躲避黑鲨追杀,但看情况,男童近乎力竭,若无意外,定会命丧黑鲨之口。
“这地品法宝还成地摊货了,随处可见?”
护住男童的莲花,能够飞行,必是地品法宝无疑,而地品法宝向来是一流宗门之重宝,轻易见不得。
李祯出门两次,见得两件,难免嘀咕感慨一番。
李祯肯定不会见死不救,毕竟在力所能及的范围。
只见他一跃从悬崖跳下,脚踏海面,施展身法向着男童疾驰而去,一手轻功水上漂的功夫令人目瞪口呆。
“小孩!往我这边来。”
李祯凝气出声,声音传到男童耳中,男童见有人来救,顿时大喜,改变方向向李祯这边行来,身后黑鲨见有搅局的,顿时大怒,速度又提三分,要在李祯赶到之前拿下男童。
李祯速度极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拉近和男童距离,黑鲨眼见无望,愤怒异常,口中居然发出人声,这一情况着实把李祯吓了一大跳。
召唤!觉大人
“混账东西!莫要搅爷爷好事,速度退去,如若不然,今日连你一块打了牙祭。”
‘我的天!这水妖会说话?!’
李祯闻言,大惊失色。
‘妖兽’二字证明还是兽类,只不过是强大的兽类,但要是‘妖兽’改为‘妖族’,那就另当别论。只有地境的妖兽才会被称之为妖族,他们不仅能够口吐人言,还可以变化人形,除此之外,另有诸多手段,只是眼前这头黑鲨已是地境?
这显然不可能。
如果对方是地境,男童早就被果腹了,哪有命活到现在?可就算对方不是地境,又如何解释口吐人言一事?
李祯并没有过多纠结,因为现在救人要紧。
“你这畜生,竟敢残害我人族同胞,当真是活腻了,速速滚蛋,要不然今日让你命丧于此!”
李祯说话的功夫已经和男童汇合,一把将其提起,转身向着海岸逃去。
“这东海沿岸八百里海域,还没有人敢与爷爷叫板,小杂种大胆,看爷爷手段!”
黑鲨大怒,一副誓要宰了李祯的架势。
锦堂春 九月轻歌
李祯闻言,顿时也起了火气,冲男童道:“你自行上岸,我去和这杂鱼过两招。”
不待男童反应,直觉眼前一花,直接被李祯扔了出去,李祯不去管他,身形一转,向着黑鲨杀去。
“今日把你生撕活剥当晚饭补身子。”
黑鲨见李祯向他迎来,顿时大喜。
承包大明 小說
一人一妖很快战在一起。
水战方面李祯肯定是吃亏的,但奈何黑鲨瞧不起李祯,硬碰硬的和李祯打,这反而给了李祯机会,李祯正要检验这些时日的练拳成功,惊涛拳施展开来
只见李祯一跃来到黑鲨背上,双拳齐出,重重打在黑鲨身上,声如击鼓,黑鲨哪怕皮糙肉厚,亦是支撑不住,尤其一拳重过一拳。
黑鲨尝到厉害,赶忙躲进海里。
本以为躲进海里就能甩掉李祯,不想李祯双脚如生根在黑鲨背上,任其如何施展都甩不掉,李祯鼓足了劲,誓要打死这杂鱼。
黑鲨被打的连连吐血,见这样下去非命丧拳下不可,为了保命,海中疯狂游动,不断扭动身躯。李祯毕竟不适合水战 ,尤其还是在海中,一开始还能凭借一股气支撑,时间一长就不行了,最终无奈脱离,向着海面游去。
黑鲨见李祯离开,这本是反击的好机会,奈何早已被打的身受内伤,皮开肉绽,只能恶狠狠的瞪了李祯一眼,摇晃着身体向深海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