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劍傾乾坤道 起點-第六十六章領悟劍意分享

劍傾乾坤道
小說推薦劍傾乾坤道剑倾乾坤道
一股微光从四面八方涌来。
山洞里,一孤人,经久坐,通四气。
在紫霞气韵和地火的帮助下,陆丰年的伤势恢复大半。
“啊…”
洞穴中,陆丰年哀嚎响彻整片空间。
“好恐怖的剑,这股力量究竟是什么?在他面前,不管是什么,仿佛都可以一剑斩之。”
“对,这是剑意,而且还是最为霸道的无双剑意!”
“霸剑,无惧一切,敢问天地,堪称无双!”
回顾脑中的信息,陆丰年感叹着,他已经被汗水打湿,整套衣服也已经湿透。
“这灵瞳没有读到无双剑的功法神通,却读到了这无双剑意!”
李不凡师徒两人已经离去,陆丰年打算在这里修炼一段时间。
然而他身有灵瞳,李不凡身上又有一剑无双,无双之剑是一柄灵剑,而且器灵十分强大。
在李不凡没有注意的时候,他曾经用灵瞳读取无双剑的器灵记忆,当时他得到了一股力量,但却没有继续去探究。
现在看来,这股力量其实就是无双剑中蕴含的剑意。
回想李不凡一式霸剑无双,陆丰年此时此刻,终于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这种感觉。
那是一种霸绝天下的霸道,没有任何道理可言,仿佛无人能挡,甚至有种神挡杀神,佛挡斩佛的冲动。
感受着这股无双剑意,陆丰年身临其境,在只股力量的压制下,他觉得自己是何其渺小,是何其的微不足道。
而他的剑符,也根本不值一提!
“剑圣以霸剑举世无双,想必李不凡已经得到了真传!但是这剑意太过刚猛,仅仅只是读到的一丝剑意,我就差点扛不住,要是能够领悟……”
领略到这种无双的剑意之后,陆丰年彻底折服。
与此同时,他也明白了自己目前最大的缺憾在什么地方。
“剑意…”
嘴角飘忽出这两个字,而这也就是陆丰年剑中最缺的东西,没有这种东西,剑道就是不完整的。
“我虽然能够以符道御剑道,甚至将两者融合施展出一击属于我的剑气,但是,任其再过精妙,没有剑意,也始终只是粗制滥造的剑招而已!”
陆丰年越发清楚剑意的重要性。
“旷古有剑,剑意也代表了相应的境界,只有剑意越强,剑道才会越强,而所修的剑意其实就是剑心表现形式,之前的我并没有过多的研究我的剑心,所以我没有领悟到剑意,自然我的剑不强!”
己身缺陷显露无疑,那他就要去想办法弥补自己的不足。
“修炼剑心,也是领悟剑意,剑心越坚定,剑意越强,剑锋就能一往直前!”
经过对《剑心》的揣摩和对李不凡霸道无双剑意的感悟,陆丰年的心越来越清澈明朗。
“所谓剑心,便是我要走什么路,李不凡走霸道,而我呢?我走什么路?”
陆丰年陷入深思,对于剑道,他还从未想过自己以后怎么走下去?
之前唯一想到的,就是要坚持将剑符两道融合,然后逐步发展,但是怎么发展,这就是最重要的问题。
“他人有他人的路,我就应该自己走自己的路,不被他人所阻碍,吸取别人的经验,加之自己的领悟,必然能够加快修行,得到自己的东西!”
恍然大悟后,他准备摸索自己的意。
“《御符心经》让我操控了剑,《剑心》帮助我初步领悟了剑心,《御剑诀》又是剑招!”
思绪逐渐明朗,陆丰年整个人仿佛将自己置身于自然之外,独享空明。
“是时候整备一下这些杂七杂八的力量了!”
经过初步摸索,他发现,自己虽然在符道剑道上都略有领悟,但是两者之间必须有个主次,否则究竟是要主修剑道还是符道呢?
“符道是控制剑符的关键,没有《御符心经》,我练出的剑符根本控制不了…所以符道应该为主!”
转念一想。
“可是,剑道上剑心剑意才是最重要的,主修符道的话怕这剑符的威力会大大折扣…”
折原临也的人理观察
两者有很多矛盾的地方,这让陆丰年一时之间难以做出抉择。
“剑心…剑意…”
“只有稳住剑心,才能发挥剑意…”
“那如果在剑心上面下手呢?”
突然间,思绪狂涌,他好像发现了一片新的大陆。
“寻常剑修修炼剑心都是按照自己的功法来的,天元剑宗的《剑心》也一样,只是他们当中蕴含的意不一样,所以层次也就不一样。”
“那么如果我自己改了天元剑宗的《剑心》,创出一个适合我的剑道功法,那问题不就迎然而解了吗?”
青年入定,他要做的是很多宗师才能做的事,那就是自创功法。
或许在李不凡这些人的眼里,他只不过是一个低价修行者,修为也不过区区练气境。
但是陆丰年一开始就不打算听对方的话,他觉得前人的经验只能借鉴,但是不能完全照搬。
每个人是最清楚自己状况的,所以他应该要有自己的想法,所以创出最适合自己的功法又何尝不可呢?
尽管以前可能没有人做到过,但是不代表现在没有,尽管没有人愿意相信这件事,可是只要自己足够有信心,又管别人干什么呢?
陆丰年就是这样一个人,他向往力量,但是他不盲目崇拜力量,就像这个世界有仙人,而他却不会相信仙人会是他的救命稻草。
“既然要坚持剑符,那么御符心经的东西能不能用到剑心上面呢?”
再次有所悟,陆丰年尝试着将《御符心经》和剑心联系起来。
这个时间可能会很漫长,但是他不担心,因为这里位于山崖之上,很远离凡尘嘈杂,没有人会来打扰他。
所以他已经渐渐的忘记了时间。
尽管白天黑夜交替而过,尽管阴天雨天相继而出,尽管这种状况已经持续了多次。
但是他依旧呆若木鸡,只是静静地坐立在那,如果不知道他在静坐,或许别人会以为他整个人已经没了呼吸一般,成了一具人形雕塑。
然而时光荏苒,待到身躯积满尘埃,壮士醒来时或许会与现在截然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