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玄幻小說 艾澤拉斯陰影軌跡 txt-51.狂熱追星粉都是一羣瘋子閲讀

艾澤拉斯陰影軌跡
小說推薦艾澤拉斯陰影軌跡艾泽拉斯阴影轨迹
布莱克说他闻到了修勾的味道。
这其实倒不是在特意嘲讽于他眼前藏头露尾的恶魔刺客,尽管也有讥讽的含义在其中,不过这一次臭海盗却是罕见的实话实说。
躲在阴影与邪能双重遮蔽中的恶魔刺客阿卡丽此时已拔出了自己腰间的两把匕首,她并没有因为海盗的讥讽而失去理智。
她只是如以往一样做好了干脆利落的刺杀准备。
但即便是心中只有冰冷杀意的她,也不得不承认臭海盗说法的真实她手里握着的狰狞邪物,确确实实来自一条死去的狗子。
当然,肯定不是普通的那种只会看门护院,摇尾巴卖萌的修勾,而是来自在燃烧军团中也极其罕见的
“焦灼猎犬领主”。
那是一种体型庞大如巨龙,体重在数吨以上,还长着燃烧双翼与恐:怖长角的怪异恶魔。
每一头焦灼猎犬都是不折不扣的杀戮机器,除了它们本身破坏力巨大,兽性狂野之外,往往还会掌握很多奇特的力量,比如烈火、暗影、诅咒。
再比如…剧毒。
阿卡丽手中的“狗牙双刃”,就来自一头掌握了剧毒力量的焦灼猎犬领主,那条狗的身份可不一般,
它曾是黑暗泰坦萨格拉斯最喜欢的宠物。
没错!
布莱克第二崇拜的奇伟男子萨格拉斯大人,在堕落泰坦、星海战神、斩星者、虚空克星、恶魔之神等等一系列酷炫的头衔之外,其实还有一个“驯兽者”的身份。
黑暗泰坦对于忠诚的猎犬尤其喜爱。
祂总是随身带着自己强大的焦灼猎犬们狩猎虚空邪物,因而燃烧军团的大恶魔欺诈者和污染者也有个重要的任务就是满世界搜罗焦灼猎犬,送去给黑暗泰坦愉悦心情。
总之,萨格拉斯大人曾经最喜欢的猎犬“吞噬者赤喉”不幸死在了某一场拉胯的军团入侵里,忠诚狗狗的意外死亡让黑暗泰坦异常愤怒。
失去心爱之物的悲伤淹没了萨格拉斯大人,祂甚至抽空亲自跑去毁灭了那个带走狗命的可耻世界。
就和所有有关萨格拉斯大人的传说一样。
只用了一剑,就将那个世界联通世界里的一切生灵和入侵其中的百万恶魔一起碾成了孤寂群星中的齑粉,以此为自己彻底死去的爱犬复仇。
而可怜的小狗狗赤喉最后剩下的也只有这对沾满剧毒神力的牙齿,就此成为了军团内部的传说武器。
现在,这代表着黑暗泰坦“铁汉柔情”的传说之刃出现在了布莱克眼前,让海盗双眼放光。
就和狂热的粉丝见到了偶像的亲手签名一样。
“那对匕首!给我留下!”
布莱克挥手取出萨拉迈尼战剑,咔擦声中将剑娘唤醒,这次他罕见的没有让沙拉托尔和埃雷梅尼自由作战,而是手持双刃对眼前隐匿的恶魔刺客喊到:
“那可是我得到以及即将得到的所有宝物里,最接近萨格拉斯大人的一样,你可能不知道,但我确确实实是黑暗泰坦的忠诚粉丝!
我愿意花一切代价来购得这两把我偶像亲自喂养长大又惨死被分尸的狗狗的牙齿,我要把它们摆在我的收藏柜最显眼的位置,以此来向每一个客人炫耀我和萨格拉斯大人的亲密联系。
说吧,阿卡丽!
为你手里的狗牙匕首开个价,我会带着笑容付款的。
把握住机会,对于我而言,这样的慷慨可不多。“
如果是其他刺客在这里,肯定已经被布莱克这一番话弄得心态爆炸,我这是来要你命的,结果你和我谈出钱买武器?
有这个钱,你先出钱买命行不行啊?
混蛋!
但恶魔刺客阿卡丽到底不是一般人,
她为了掌握手中的吞噬者之牙的神力,已经向黑暗泰坦奉献了一切。
她是萨格拉斯意志的延伸,是为军团清理一切碍事之物的“清道夫”,她的存在和她的做事风格代表着黑暗泰坦对于“阴影之道”的理解。
她的武器让她把群星中的君王和世界玩弄于鼓掌之中。
她可以任意夺取他人的性命,还可以用伪装代替他们的位置,完美地模仿他们的外貌和行为。
显然,黑暗泰坦要求她这么做,萨格拉斯大人认为一个世界并不会因为一个刺客而灭亡,但阿卡丽的存在的确可以加速毁灭的步伐。
只要她把匕首刺进正确的人的心脏,就能轻松的赢得一场战斗,或者颠覆一个世界。
萨格拉斯大人认为,比起刚毅决绝的军队,一支因为失去领袖而陷入杂乱无章的军队更加容易被攻陷毁灭。
这是黑暗泰坦的“黑暗艺术”。
而阿卡丽的任务就是将黑暗泰坦的“阴影之道”贯彻到底!
所以,今日的战斗,其实更像是萨格拉斯大人的阴影之道和布莱克的阴影之道的一场碰撞,不仅仅是武器和技巧的碰撞,更是对于阴影之力的理解的碰撞。
“砰”
没有感情的阿卡丽发动了第一次袭击。
其暗杀的技艺完美到极致,在布莱克都没能感知到的情况下,带着剧毒的扭曲狗牙双刃从背后浮现,
如情人抚摸又像是恶鬼夺命般刺向海盗的脖颈。
她甚至不需要真的刺穿。
只要利刃割破皮肤,将赤喉的不息剧毒灌入眼前这血肉之中,布莱克就会因为中毒而走向末路。这种附带剧毒神力的毒素,可以轻松麻痹一头荒野之神!
“噗”
但十拿九稳的一击打空了。
阿卡丽的双刃就像是狠狠刺入了一团烟雾之中,她眼睁睁的看着布莱克的实体在她眼前崩溃成漫天飞舞的黑烟。
一股致命的危险感觉让恶魔刺客瞬间全身都激灵起来。
贴身透视眼
发生什么事了?
刚才一直和她对峙,一直在挑衅她的布莱克·肖,居然只是个幻象?
但自己的感知明明在告诉自己,眼前这个就是真正的布莱克!
自己的感官被欺骗了?
不!
不对!
自己从踏上这座岛礁开始,就一直在被布莱克牵着鼻子走,这不是黑骑士们预设好的陷阱.不,这就是个陷阱!
但不是针对布莱克的…
该死!
他们叛变了!
明晰了这一点的阿卡丽立刻要跳回阴影。
她遵循了所有刺客大师都必须遵守的准则,在刺杀失败后不能蛮干,必须立刻撤退再寻找机会重整旗鼓。
她在应对危机时的选择完美。
但可惜的是,布莱克除了是个刺客之外,还是个很擅长抓刺客的顶级猎手。
就在阿卡丽失手的那一瞬,泰坦好运骰翻转着飞入天空,在奥丁战争伽锁被释放的瞬间,两道混杂着巨量魔力和虚空气息的魔法箭矢破空而来。
为了加强这致命一击的破坏力,布莱克罕见的动用了自己很久没有用过的“外挂”。
猎人印记、普罗德摩尔血脉、蓄力狙击+蛇油二连发。
早已被打磨到大师级的狙杀技巧在各种天赋能力的强化下开始起跳,技能熟练度连跳四级的结果,就是让这两道蓄谋已久的狙击箭在出手瞬间就超越了“半神级”的攻势。
它们晋入了一个新的,布莱克很少触及到的境界。
神灵!
在技巧层面真正属于神灵的一击!
恶魔刺客阿卡丽感觉到了战争枷锁的施加,奥丁的神力连接在她和布莱克身上,战争之王的雷霆之音在呵斥准备撤退的懦夫!
她知道自己不能退了。
自己的退却和逃避将把自己送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而眼前两道如流星闪电刺来的魔法箭给她带来的感觉却让人绝望,就像是曾经在阿古斯世界直面黑暗泰坦…
让她毫无感情波动的心灵中也浮动出绝望。
哈!
小姑娘,你刚才感觉到绝望了,对吧?
上古尊者萨拉塔斯在无形的空气里发出器张的大笑,战斗的进展最终进入了可以让她放手施为的环节。
“绝望吧,小姑娘,跑吧,快跑吧。”
阿卡丽试图使用邪能赋予的神力来抵挡眼前不可抵挡的双箭,但心灵中如炸弹爆炸的绝望却让她的心智在这一刻瞬间掉线。
使她的防御动作完全走形。
于是,在海面上喝酒看戏的黑骑士埃瑞丁愕然惊恐的注视中,燃烧军团最强大的恶魔刺客就像是傻了一样,张开双臂迎接眼前要刺破空间的两道攻击。
这个蠢恶魔,是在表现花式自杀吗?
“轰”
两道狙杀箭一前一后刺穿了阿卡丽的躯体,布莱克全力出手的能量余波在她体内炸响,乱舞的虚空吼叫着扯开空间的裂隙,狰狞的紫色触须摇晃着如章鱼怪一样将失去了小半个尸体的恶魔刺客拉扯着献祭给虚空意志。
+!”
完全旁观了这一幕的黑骑士将手里的酒瓶瞬间捏碎。
他的世界观毫无疑问受到了极大的冲击,他还以为阿卡丽和布莱克最少能打的有来有回,就算恶魔刺客最终要失败,也得输的像个强者吧?
喂!
你好歹是一位被邪能塑造的半神刺客啊喂!
如此拉风的出场,结果就这么没有排面的退场吗?
我TM之前到底在期待什么啊?
“涮”
手持索利达尔·虚空使徒战弓的布莱克在血光闪耀的暗影之门里出现在破碎的岛礁上,他看着眼前被一击弄碎的岛礁,又摇晃了一下脑袋。
这一击猛是绝对够猛。
但神灵级的技巧显然没这么容易驾驭,他的精力几乎在刚才被抽干了。
“看到我这一箭,风行者妈妈绝对会非常欣慰的。“
布莱克很不谦虚的自我吹捧了一句。
他弯下腰,在眼前虚空裂隙的舞动与被束缚的恶魔刺客阿卡丽尖叫的挣扎中,将被利箭炸碎的恶魔手臂拿了起来。
又带着一脸嫌赚弃,把吞噬者之牙从那沾染血污的手指中取了下来,放在手里细细欣赏,其月神战盔之下的双眼里满是渴望与满足。
“这是萨格拉斯大人亲自赐予你的武器,但你毫无疑问辜负了黑暗泰坦。“
布莱克扭头看向正在被虚空触须越缠越紧,无法挣脱的恶魔刺客,后者一身实力根本没来得及激发,
就迎来可悲败亡。
但这不怪她。
毕竟在海盗和黑骑士定下这个计划的时候,她的败亡就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我听说你光是掌控这两把匕首,就花了几百年的时间。
在阿古斯世界暗无天日的恶魔密室里,黑暗泰坦的仆从们将它们从各个世界抓来的刺客大师的灵魂献祭,依靠这两把匕首与你的灵魂连结在一起,让你获得了上百位刺客大师的毕生技巧和上万次谋杀的经验。”
布莱克将战弓丢回行囊,他握着吞噬者之牙走向被虚空触须拉扯着进入虚空裂痕的恶魔刺客。
他打量着眼前这个被他轰碎了躯干艾瑞达人。
他说:
“我听说,你为了成为这两把匕首的使用者,甘愿让自己的灵魂精华被塑形,被熔铸,与匕首的力量交织在一起,好以此成为它的主人。
你为此牺性掉了自己的一切情绪与自己的自由意志,甘愿成为挥舞着匕首的杀戮机器。
显然,萨格拉斯大人认为无情的你才是刺客的最终形态。
但很遗憾,错了!
唉,果然黑暗泰坦骨子里还是个地地道道的战士,我虽崇拜袖但也不得不承认袖对阴影之道的理解如此浅薄。
这极大的削弱了萨格拉斯大人在我心中的完美形象。”
布莱克伸手将另一把吞噬者之牙从阿卡丽的手里夺下来,他双手十指飞舞让两把沾染剧毒的狗牙匕首在手中纷飞最终被反握。
他看着眼前蹬圆了眼睛,一脸不服的阿卡丽。
他如向自己的无冕者随从们讲述阴影之道一样,对眼前的恶魔说:
“经验的堆砌、灵魂的强化、武器的加持、邪能的灌注,这些都足够塑造出一个强大的杀戮者,你就是这种可悲的阴影之道的最终产物。
但抹除一切情绪与自我意志的极限也就这样了,杀戮者而已…
一个农夫放弃了底线拿起粪叉的一瞬间,他也可以成为杀戮者。
农夫和你的区别无非是力量与经验罢了,你觉得自己又比一个手持粪叉的农夫高超到哪里去?
一个疯子手握餐刀,同样可以制造出孩人听闻的屠杀。
但他能因此自称为一名刺客吗?
不不能!
你根本不是一个优秀的刺客,阿卡丽。
你只是萨格拉斯大人一时兴起制作出的失败品,你在我眼里甚至算不上一个合格的刺客。
你只知道该为谁挥动武器,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的利刀软弱无力,你的心灵一片贫瘩。
这么喜欢用暴力解决问题,为什么不去成为一名战士呢?那一行或许更合适无脑的你。
你没有信条!
这就注定了你今日的失败。
就算不败在我手里,也迟早会输给一个真正的刺客。
但这也不是什么坏事”
海盗双手交错着向前,如蜻蜓点水一样拂过阿卡丽的脖颈,他手中的吞噬者之牙在躁动,嚎叫着将可怕的毒素注入了自己原主人的血肉之中。
狠辣的毫无感情,背叛的毫无犹豫。
阿卡丽用它们收割了无数生命,而现在,她的灵魂也成为了这对贪婪匕首的养料。
“瞧,它们也不认为你是合格的主人。”
布莱克后退一步,看着失去生命的恶魔刺客被拖入虚空裂隙,他冷笑了一声,看着手里的净狞匕首,
说:
“萨格拉斯大人,我依然很崇拜你,但很抱歉,这场阴影之道对抗的胜利,我就不客气的拿走了。
说真的,您一个威猛的星海战神,就别来掺和刺客们的事了。
但你借阿卡丽的手转交给我的武器,我一定会好好使用的,绝不会辱没它们,您老就放心吧。啊,我此时心中充满了愉悦和满足感。
果然,战胜偶像,才是粉丝向偶像致敬的正确方式啊。”
臭海盗在逐渐合拢的虚空裂隙前高举着手中的匕首,向高空致敬,他很神经质的大喊到:
“我的偶像,看吧,我的獠牙已经能接到你了!就在星海里等待吧,我会挑战,总有一天,我们会在群星中相会!
我挑战你,击败你。
或者被你一剑砍死!
这就是我的刺客之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