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迷案追兇 txt-第十二章:互不干涉分享

迷案追兇
小說推薦迷案追兇迷案追凶
我和黎梦,还有江听白把唐承基送回家里之后,就看见了一个浓妆艳抹准备出去打牌的严思恩。
而且还目睹了一场两人的口水战。
这场口水战毫无意义,都是一些对另一个人在外有暧昧异性进行的抨击,不过他们两个半斤八两,谁也没有资格说谁。
虽然这场口水战是唐承基输了,但严思恩也气得不行,她随手把挎包丢在沙发上,然后坐在远离唐承基的沙发一角,双手抱胸,跷着二郎腿,气得不行。
“真他娘的晦气,跟你这个窝囊废惹一肚子气,气不顺则牌运不旺,让我今天怎么去打牌?!”严思恩嘴里喃喃了一句,狠狠地瞪了唐承基一眼。
唐承基的家里是两室一厅,房子并不算大,而且从古水镇的房屋整体格局来看,并没有特别宽敞的房子。
两间卧室都有人居住,看来他们两个人处于长期分居的状态。两人的孩子也是由老人带着,姥姥家一个月,奶奶家一个月,虽然他们两口子感情不好,但是他们的双方父母之间的关系依旧很不错。
客厅里比较凌乱,看上去很久都没有人收拾了,茶几上有一个玻璃烟灰缸,里面装满了烟灰,插满了烟蒂。
唐承基也很是生气,现在自己的情人被杀了,严思恩还是这副态度,让他的心里很是不平衡。
他愤愤地从茶几上抓起一包烟,取出一根点燃,狠狠地吸了一口,然后向烟灰缸里弹了一下烟灰。
江听白把目光落在了茶几上的烟灰缸里,他盯着里面的烟蒂看了看,从口袋里拿出一次性橡胶手套戴好,取出两个烟蒂,放进了证物袋。
我盯着严思恩,伸手拿起桌子上水果篮里的一个苹果,笑着说了一句:“这个苹果看上去就好吃,有水果刀吗?我想削一下皮。”
唐承基自然没说话,他默默地抽着烟,一言不发。
红马甲 小说
严思恩坐在沙发的角落里,很是生气,脸始终扭在一边。
听到我的这个问题,严思恩想都没想,就立刻说道:“没有!”
她的这个反应,让我感到有些惊讶,我定了定神,笑着说道:“水果刀都没有吗?”
这时,严思恩猛地回过神来,身子也转向我,看着我手中的苹果,又看了看我的表情,缓缓说道:“桌子上应该有,你找一下吧。”
我的脸上露出一个有些尴尬的笑容,随后把苹果扔回水果篮里。
我们决定对严思恩进行单独调查情况,随后让唐承基进入卧室暂时回避一下。唐承基非常配合我们的工作,把手里的半根香烟,塞进烟灰缸里熄灭。
看到唐承基的这个动作,严思恩又一次发出一个带有嘲讽的冷笑:“哎呦,这次怎么半根就扔了啊?!以前你抽烟,不抽到烧手都不会扔,这次很心疼吧?!呵呵,窝囊废,一辈子成不了什么气候。”
严思恩的冷嘲热讽,把唐承基的遮羞布狠狠撕开,不给他留一点面子,将他的一切事情都扒出来公开处刑。
唐承基怒视了她一眼后,没有多说什么,那个眼神充满了对严思恩的愤恨,也充满了杀气。即便严思恩是他的合法妻子,是他明媒正娶的老婆,但此时的两个人却像是仇人一样,维持着这已经不存在的婚姻。
唐承基走进屋子,重重关上了门。
现在,客厅里除了我们,就只剩下了满脸横肉的严思恩。
“昨天晚上下暴雨的时候,你在哪里?”我认真地开口问道。
严思恩的态度非常不屑,随口说了一句:“下暴雨当然是在家里避雨了。”
“昨天晚上唐承基冒雨出去的事情,你知道吗?”我继续问道。
“当然知道啊,当时我在家里啊。”严思恩淡淡地说道。
“当时古水镇停电,外面又下着暴雨,唐承基去了哪里?”我追问了一句。
严思恩抿了抿嘴,依然是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很是敷衍地说了一句:“他去哪我怎么知道。”
黎梦清了清嗓子,见严思恩是这副态度,立刻发出了一个非常严肃的声音:“严女士,我们是宁州市公安局的刑警,现在正在对你进行调查询问,请你端正一下自己的态度。”
严思恩下意识张嘴想要反驳,但她愣了一下,又闭上了嘴,同时态度也收敛了许多,和我们心平气和地好好说话:“我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他不说,我也不问。”
“难道你不好奇吗?”我认真地看着严思恩,问道。
“我不好奇啊,他爱去哪去哪,死不死我都不管。不过能冒着如此的大雨出去,肯定是去见狐狸精了呗,说不定哪个狐狸精又在发骚。”严思恩没好气地说完,随后又刻意夹着嗓子,模仿着嗲声说道:“哥哥,外面下大雨,人家好害怕,你过来陪陪人家嘛~”
听着严思恩夹着嗓子说话,我们瞬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不过严思恩的猜测,确实和当时的情况一致,在下暴雨停电之后,白楚月确实给唐承基发了一个内容一样的短信。
而且经过江听白的痕检,在手机上没有发现其他人的指纹。
“所以,你知道唐承基在外面的情人是谁?!”黎梦接过话来,发出一个疑惑的声音。
女子校生受精カタログ‎ (女子校生受精一览目录)
严思恩冷笑一声,淡淡说道:“还能有谁?不就是在超市里工作的那个小狐狸精嘛!”
“昨天晚上唐承基是几点回来的?”我定了定神,又问道。
“我不知道,应该是没过多久就回来了吧,我当时已经睡觉了。”严思恩幽幽说道。
“那唐承基回来的时候,是什么异常反应吗?”我继续问道。
“异常反应?我不知道,我都不管他的事情,也不好奇,我在屋子里睡觉,什么也不知道。”严思恩依旧是用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答案进行回答。
这种回答显得非常敷衍,也许是她真的不知道。
“你们夫妻之间互相不干涉对方的私生活,那你们为什么不离婚啊。”黎梦怔怔地看着她,问出了一个看似有些和本案无关的问题。
严思恩看着我们,顿了顿,陷入了沉思。
沉思许久,她缓缓开口:“这种时候离婚,谁先提离婚谁理亏,所以我们就僵着,等一个离婚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