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小說 流浪在仙界 起點-第一百七十一章:斷魂斷魂相伴

流浪在仙界
小說推薦流浪在仙界流浪在仙界
百里长青道:“你那阵法死多了人之后,通过的几率就会上升吧?”
晓天机道:“呃,你对阵法还是有一定的了解嘛!不错,到处都是死人,死人少的地方自然就杀机少了。他们也不笨,怎么可能这点也看不出来。”
司马君子道:“说不定他们会带阵法高手去破阵呢!”
晓天机不以为意地道:“阵法高手?那得看到底有多高了!嘿嘿,我就怕他们没有这种高手呀!”
他们确实也相信晓天机的阵法天赋,绝对不是一般的阵法师能比的。更别说还有百里长青给他的那本高级的阵法书籍了。
百里长青道:“寒霜,你叫你们杀手盟的高手,偷偷地去抓几个对方的高手过来。一定要活的,但不要惊动他们!”
晓天机道:“你是想给他们添把火?”
司马君子道:“这跟添把火有什么关系?”
百里长青嘻嘻笑道:“混入其中,有时候帮人家出谋划策一下嘛!”
晓天机道:“适当的时候给他们一点鼓励。”
司马君子道:“鼓励?鼓励他们做什么?”
晓天机道:“鼓励他们去送死呀!面对死亡谁不怕,但是后面有人鼓励情况又不同了。”
司马君子道:“你们两个坏家伙,没一个是好人!杀人都不用刀的。”
晓天机笑道:“杀人用刀那是莽夫行为,借刀杀人的才是真正的高手。”
百里长青无奈地道:“断魂谷,人断魂呀!为什么天下总有人贪心不足呀!”
“人心不足蛇吞象,这是天下人的通病,永远改不了的。”柳莺歌道。
百里长青道:“我觉得我应该先进去,将入口处的凶兽都赶走。不准凶兽在入口处动手!”
柳莺歌道:“你是不想看到死人太多了吧?”
晓天机道:“这样也好,让他们深入谷中再动手。这样才能将他们全部引进去,否则后面的人肯定不敢再进去了。”
百里长青道:“我在里面,你在外面。我们里应外合,保证是万无一失!”
晓天机道:“那我们先去断魂谷吧,要赶到他们前面进去。我还要出来,不能让他们看到。”
百里长青立即将小龙传送了出来,众人飞身上了小龙的背上。百里长青收起了画舫,朝断魂谷方向而去。
小龙的速度可比他们御空飞行快多了,也比他们的飞舟也快得多。小龙很快就来了断魂谷口,众人就跟着晓天机的脚步进入阵法。
晓天机道:“你们千万要记住阵法的通道,到时高手齐聚我不一定照顾得来呀!”
众人都一边跟着走,一边记住阵法的生门和死门。为了尽量让大家记住阵法的走法,晓天机这一次走得很慢。
众人很快进入了谷口,百里长青将翼龙一族全部传送了出来。但是他怕还不够,又将四大凶兽的饕餮一族传送了出来。
只留下了饕餮一族的部分高手。很快,它们就将谷口的凶兽驱散一空。
百里长青道:“行了,我们赶快出去。”
晓天机又带着大家熟悉了一遍阵法,出了谷口,朝远处匿去。他们不敢离得太近,对方高手肯定很多,被发现了就前功尽弃了。
他们在百里外的山脉中藏匿着,一直在山脉中藏匿了十几天,也不知道断魂谷口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剑东来抓来了十几个人。他用灵力包裹被镇压的十几人,直接御空提了过来。
这十几人都是混沌圣地仙君境的弟子。
百里长青一人塞了一颗血魄丹,让他们吃下,他省得用刑逼供。十几人清醒之后,全部乖巧地站在旁边。
晓天机指着一个仙君境巅峰的弟子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这个弟子道:“我叫李悦来。”
“你们来了多少人?”晓天机问道。
李悦来道:“来了六十多万人,整个断魂谷口都被包围了。”
百里长青道:“他们进去了多少人?”
李悦来道:“死伤惨重,进去了多少人不知道,因为进去了就没有出来过。但死伤了十几万人。”
晓天机道:“你们这是去哪里?”
李悦来道:“我们奉命去请阵法师。”
晓天机道:“去哪里请?”
李悦来道:“长老叫我们去南荒城找找。”
晓天机笑道:“呃!真是瞌睡来了就遇到枕头。我就是阵法师!我陪你们去吧!”
接着,宋甜甜就将他们八人,包括剑东来,全部易容成了他们的模样。将晓天机却易容成了一个老者,看起来仙风道骨,确实有点像个阵法师,但是更像个法师。
百里长青将另外八人传送进了石头塔,他们八人顶替上,留下了李悦来带路。
百里长青道:“我们将境界压制到和他们相同的境界,李悦来,你们带路。”
接着,原班人马又朝断魂谷口而去,只是多了个仙风道骨的晓天机,还有几个是假冒的而已。
有了这假冒的身份,他们很快就进入了包围圈,来到了断魂谷口。
混沌圣地的一个长老叫道:“悦来,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李悦来指着晓天机道:“太上长老,我们在路上遇到这个老头,他是个阵法师!”
这个太上长老走过来抱拳笑道:“老夫王振宇,不知道友如何称呼?”
晓天机也抱拳嘻嘻笑道:“老夫倪大野,见过长老!”
冷心总裁恶魔妻 小说
王振宇以为自己没有听清楚,问道:“啊!你叫什么?”
“我叫倪大野!”晓天机道。
后面假扮的宋甜甜,柳莺歌她们都差点笑出来。
王振宇道:“倪大野道友,幸会,幸会!”
晓天机道:“好说,好说!”心中却暗道:“我靠,我的名字取错了,现在好像变成他骂我了。这是什么事嘛!
应该叫沃大野!也不行呀,这不又变成我自己骂自己吗?这取名还真别说,是一门高深的学问呀!”
王振宇道:“我是混沌圣地的太上长老,我们进断魂谷有点事情。但这断魂谷口有杀阵,还有迷幻阵,我们根本破解不了。”
晓天机道:“呃!让老夫看看。”
说完,他就走近谷口,老眼昏花地看了半天。
王振宇忍不住问道:“倪大野道友,你可看出什么名堂?”
晓天机随口就道:“你大爷的,我再看看。”
“啊…………”王振宇道。
这下宋甜甜,柳莺歌她们更是忍不住紧紧地捂住了嘴巴。
晓天机立即接口道:“哦,没事,这阵法布置了好多年了,应该不下于十几万年。我再得好好看看。”
王振宇这么一听,更是心中暗喜,看来这老头阵法造诣不错。一眼就看出了这阵法的古老,看来破阵有望了。
既然这阵法布置了这么久,那么这里面还真的可能有宝藏了。
等了一会儿,王振宇又凑了过来,正想说话。
晓天机可不想让他再骂自己,立即开口道:“这阵法确实很高深!我估计现在的仙界没人布置得出来。破是肯定破不了的,只能想办法找生门。要想过去不是那么简单,可能要死不少人。”
王振宇听了,心中暗喜,暗忖道:“果然是二十万年前元始仙朝人布置的,怪不得此阵法如此厉害。
看来这老头没骗我,死人就死人吧!为这藏宝地图都不知道死了多少人,再死点也无所谓啦。”
接着,王振宇又说道:“倪大野道友请吩咐!”
晓天机满脸黑线,这真是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啊!
其实现在王振宇也奇怪,这老头怎么取个骂自己的名字!但是,反正也不是骂他,他也无所谓。
晓天机道:“要不要老夫带路?”
王振宇立即道:“如此怎么可行?我怎么能让道友以身犯险。你从旁指点,我叫弟子按照你的走法。”
其实他是怕这老头一个人钻进去了,另外他也确实不想这老头这么快就死,虽然这老头迟早他要杀。
但现在还不是时候,还得靠他破阵带路。
而晓天机的意思就是将他一军,以表示自己没有害人之心。反正他也知道,对方不可能会答应。
反正都是各怀鬼胎,后来究竟是谁害死谁,那就得看个人的造诣了。
晓天机故意走近王振宇轻声道:“王长老,跟你说实话,第一批弟子可能全部都会死。这是用来探路的,这一次探路之后,我才能确定第一个生门在那里。”
王振宇迟疑了一会儿,问道:“这…………第一批要派多少弟子?”
晓天机故意迟疑了一下道:“这个,可能会损伤惨重。我看不如算了吧!”
王振宇道:“没事的,我不会怪倪道友,道友直说无妨。”
晓天机心中暗自欣喜,说道:“这个阵法入口比较大,第一批可能要派将近十万弟子。我看王长老不如算了!”
王振宇脸色凝重,犹豫了好一会儿。
最后,王振宇还是脸色沉重地大叫道:“阴煞门你们派五万弟子上前,幽冥鬼府你们也派五万弟子上前。你们放心,我身边这位就是阵法大师,你们不会有事的。”
后面的司马君子心中暗道:“不会有你大爷,这个阵法大师坑不死你!”
百里长青却心中暗道:“要是穿帮了,这小田鸡还不给他们撕了呀!”
晓天机故作惊讶地看着王振宇,王振宇向他摆摆手,示意他不要说话。
王振宇靠过来轻声道:“倪大野道友帮个忙,我也实在没办法。你就编个借口骗一下他们。”
晓天机心中暗道:“你大爷的,这可是你说的,是你叫我将他们坑死的,世界上竟然有这等好!”
想完,他却开口轻声道:“王长老,这样不好吧?我于心过意不去啊!”
后面的柳莺歌,宋甜甜,风影君却差点笑出来。
司马君子却心中暗骂道:“你大爷的,还好你自己取的这个名字。你就是个坑货,还有你于心不忍的?”
王振宇正色道:“倪大野道友,没事的。这幽冥鬼府和阴煞门都不是好人,你也知道,死了就死了,为民除害。”
晓天机道:“呃!这样啊!那好吧,那就当王长老为民除害,做了一大善举啊!”
王振宇只能苦笑的点点头,善举个屁呀!幽冥鬼府和阴煞门虽然不是他本门弟子,可也是他们的打手啊!
就这样白白葬送十万打手,说不心疼怎么可能,但总比是自己圣地的弟子送死要好。
百里长青看了看自己几人,还好,他们假扮的都是混沌圣地的弟子。地位比较高,不用去送死。
晓天机故作镇定地大声叫道:“你们放心,你们排成一排,人挨着人,运转全身的灵力附体,不会有事的。
人多力量大,紧急的时候我会指点你们怎么走。王长老也会出手相救的,你们不相信我还不相信王长老嘛!”
旁边的王振宇不停地竖起大拇指,觉得这老头配合得真好。但感觉又不对,感情这锅还得自己来背呀!
后面的百里长青心中暗道:“哎呀,这老头傻的真是可以。被人卖了还帮人家数钱,这是什么世道啊?”
柳莺歌,宋甜甜,风影君几女却是一直忍住了,没笑出声来。
幽冥鬼府和阴煞门的十万弟子出列了,战战兢兢地走了上去。虽然排成了一排,并且运起了灵力护体,但是全部都走得很慢。
虽然那个白胡子老头和王振宇一再保证,但人家也不是傻子。这上去明显就是送死。但不上去也不行呀,上去还有一线生机,不上去就立即得死呀!
王振宇忍不住大骂道:“你们再不走上去,信不信现在就将你们全杀了!”
晓天机故意有话想说,王振宇见他的神色,立即摆摆手,叫他不要说话。
王振宇心中却暗道:“这老头心地还挺善良的,要不是事关重大,事后我还真不想杀你。”
我最白 小說
十万人缓缓地朝着迷幻阵里走去,不断地有惨叫声音传出。
晓天机故意走近一点,用他那老眼昏花的眼睛仔细观看。
半个时辰之后,终于没有了惨叫声。
晓天机指着一处道:“王长老,第一个生门在这里。有十几个弟子已经进去了。”
王振宇喜道:“啊!十几个弟子已经进去了?”
接着,他的心情又沉重了起来,十万人啊,就活下了十几个了。他现在都有点恨不得将这个不太精通阵法的老头杀了,学艺不精,害死了九万多人呀!
晓天机道:“王长老,第一个生门找到了,现在怎么办呀?”
王振宇诧异地道:“啊!老夫一切听从倪大野道友的,道友说怎么办老夫就怎么办!”
晓天机道:“老夫和王长老站在第一个生门处,王长老来督促他们往前走,而老夫来观察第二个生门。王长老觉得如何?”
王振宇竖起了大拇指道:“倪大野道友好主意,就这么办!”
晓天机心中暗道:“你大爷的,你老不死的骂了老子这么多句,坑死你一点人也算是扯平了。”
说完,自己想想,感觉又不对,这挨骂好像是他自找的。
后面的司马君子喃喃自语地轻声道:“这自己找骂的事,我还是第一次遇到!别人骂自己还听得这么乐意的,也是第一次遇到。想不到小田鸡这么聪明的人,竟然会干出这种傻事!”
晓天机和王振宇走到第一个生门前站定,晓天机道:“王长老,可以了。你叫他们排着队进来。”
王振宇道:“那有劳倪大野道友了!”
晓天机苦着脸道:“王长老还是叫我道友就可以了。”
王振宇道:“好的,好的,那有劳道友了。”
心中却暗道:“你爹给你取个这个名字,你怪得了鬼!你摊上一个这样的老爹,也真是不幸呀!”
晓天机道:“王长老,咱们开始吧!”
王振宇大声叫道:“幽冥鬼府和阴煞门的弟子过来,你们排队先进去。”
所有的人都以为找到了正确的路,都高兴得不得了。特别是幽冥鬼府和阴煞门的弟子,全部都争着抢着过来排队。
可是他们却不知,这仍然是去送死。
有晓天机这个坑货在指路,他们一辈子也别想找到生门。
晓天机只会将他们指上绝路,他们的命运也只有死路一条。而且还是排着队进来送死!
晓天机要求排队的人一万一万的进来,而他却一副指点江山的模样。左手一边捋着他的白胡须,右手却一直将排队的人指向了死路。
排队进去送死的人越来越多,王振宇的脸色越来越阴沉。不到一个时辰,又死了将近十万人。
前面的人进去死了,后面的人也不知道,还是兴高采烈地听着晓天机的安排去送死。晓天机看情况差不多了,再死人人家也顶不住了。
当然,他觉得差不多了,那第二个生门肯定也就能找到了。在晓天机的英明神武的指挥下,第二个生门终于找到了。